香港马会官方信息网

- 编辑:精准免费平特一肖 -

雀笼巷:失而复得的世俗风景

  原标题:雀笼巷:失而复得的世俗风景

  画家二刚的《鸟市图》,展现了一幅旧时代的世俗风景

  画家卢沉的《遛鸟图》,这样的场景在城市和乡村随处可见

  鸟类市场及鸟笼市场,在环保主义者看来该是被彻底清除的

  “扬州好,午倦教场行。三尺布棚谭命理,四围洋镜觑春情。笼鸟赛新声。”晚清文人严廷中的一阙《望江南》,写出了昔日教场的繁华,也记下了扬州雀笼的盛景。

  词中描绘的场景是鸟市。据老人们回忆,早年,这条巷子里有十多家专营鸟雀生意的店铺,每天早晨,每家店铺的屋檐下,都会灯盏似的挂出一溜串的鸟笼,鸟儿在笼子里振羽、赛喉,引来如织的人流驻足品赏。

  扬州人讲究雅好,养鸟便是其一。最早的记载见于宋人徐铉《稽神录》:“广陵有少年,畜一鸲鹆,甚爱之。笼槛八十日,死。”清人李斗在《扬州画舫录》说:“米景泉住河东岸,于天宁门街开糕铺。工诗,好笼养。”

  扬州人对鸟笼求精致,常以赛笼为乐,这就使得巷子里的店主,不但是养鸟、驯鸟、卖鸟的行家,还是制作雀笼的巧匠。清代黄鼎铭曾在《望江南百调》中写道:“扬州好,溜雀校场中。月样红叉鹦鹉架,水磨黄竹画眉笼。顾盼健儿雄。”从中可见扬州雀笼的普及与多姿。

  一

  扬州雀笼制作在明清时最为兴隆,与其他雀笼流派不同的是,扬州雀笼以绣眼鸟笼和画眉鸟笼为主,风格秉承宫廷式样,取材多为象牙、金银及紫檀、红木、黄杨、酸枝等珍贵木料,做工也极尽精细。

  然而,随着时世变迁和老匠师的陆续逝去,到新中国成立时,扬州雀笼制作者仅余高氏、程氏等屈指可数的几家。其中的高家,自乾隆年间从山东济南迁至扬州,世代以雀笼为业。第一代高聚兴,以制作竹木牙雕雀笼见长,在教场雀笼巷立起“高聚兴”店号。第二、三、四代均从事雀笼制作,姓名不详。第五代高荣宽、高荣发、高荣财兄弟,继承家传技艺,制作并经营雀笼。第六代高开福,高荣宽之子,一直在扬州雀笼巷随父制作各式雀笼。高开阳,高荣财之子,为上海雀笼名家。

  又如程家,据通晓扬州民俗的陈金龙先生介绍,至少三代祖传雀笼制作工艺。祖父程德海、父亲程公谋、儿子程富年,都是制笼高手。程家有一把祖传的工具“九环象鼻刮针刀”,刀头卷曲宛如象鼻,刀身中间有八九个粗细不同的洞眼,系抽刮竹针的专用工具。装配雀笼的竹针,均经精心刮磨和砂纸打细,支支匀润。程家制作的鸟笼品类繁多,大的高过头顶,提起来可升高三级,按下去即缩成一层,名曰“三层楼”;小的专盛蝈蝈,可托于掌心,雅称“掌心雷”。

  时光移至21世纪,程富年老先生于2010年作古归山,高家在扬州的唯一传人高开福也已年过八旬,不能再亲制雀笼。

  扬州雀笼,脉传何方?

  在老城区状元巷的一处宅院里,我见到了身板宽厚、相貌温和的王玉生,此时,他正在“车间”里雕琢着他的雀笼。

 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车间。十多平方米的屋子里,一溜边工作台和墙壁挂钩上,竟有大大小小的工具万余件。除了尺子、圆规、钻头等常用工具,还有许多市面上压根儿见不到的物件。王玉生说,这是为了制作雀笼的需要,自己琢磨着做出来的。比如弯头锉刀,是用上好的钢丝弯曲打磨而成,专用于锉削有弧度的孔;还有四棱刀,四面均开出锋口,用它在象牙、竹子上做浮雕,如同手握毛笔在宣纸上书写,十分爽利称手;雕花弓,顾名思义,外形像一把张开的弯弓,带有锉齿的钢丝弓弦能够轻松地将木料雕出各种孔洞和图案……

  满屋的小工具里,几件“铁敦子”特别引人注目。王玉生说,这是车床、铣床、钻床,雀笼构件的下料、成形、打磨、钻孔,都离不开它们。

  “做雀笼就像建房子,对精度要求非常高。必须先画施工图,计算好每一部分的尺寸,然后再精确地制作,行位公差和尺寸公差都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。否则,笼子就装不上。”王玉生拿起十多根已经抽好的细如牙签的紫檀笼栅,往两根三毫米宽的同料横栏上装配,当笼栅全部插入栏孔时,根根横平竖直、毫厘不差。

  一个雀笼师傅何以能有这等硬功夫?今年68岁的他,曾是扬州冶金厂一名相当出色的技工,车、钳、铇、铣样样拿手。20多岁时爱上了收藏,继而对修复、制作老物件产生了兴趣。1982年,扬州文物商店发现了他的手艺,将收购来的雀笼等破损文物交给他修复。哪知王玉生一接触雀笼,便被深深吸引,于是拜扬州制笼名家高开福为师,并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了今天。

  二

  与国内其他雀笼制作流派相比,扬州雀笼以绣眼鸟笼和画眉鸟笼为主,秉承宫廷鸟笼的风格,取材多为象牙、金银以及紫檀、黄杨、酸枝等珍贵木料,做工也极尽精致,汇集了镂、雕、镶、嵌等各种工艺。在王玉生家的“展厅”里,我就见到了他多年来的精品之作。

  老红木宫殿式画眉笼,笼顶呈人字屋脊状,屋檐八条飞龙昂首向云,笼身四周以回廊相连,并设台阶落地,俨然一座轩敞殿宇。四面笼壁各镶一片牙雕,并具货币、扇子、盾牌等各种形状。“这只雀笼贵在它的材料和样式。这些红木是我从老家俱、老房子上收集来的,质地相当紧密,做成笼子多少年都不会坏。外观完全采用古建筑原理,全部榫卯连接,处处严丝合缝。”王玉生无比珍爱地介绍自己的“宝贝”。

  我赞叹于此笼的精巧结构,但更吸引我的是笼上那些精致而极富意趣的雕件。“论雕工,我还有更好的呢。”王玉生从“展柜”里小心翼翼地提出一只老红木松鼠葡萄藤画眉笼,其笼门、笼腿、笼钩上,用镂空雕、高浮雕、浅浮雕等不同手法,雕饰着风格各异、神采灿然的松鼠葡萄藤。其笼顶、底栏则雕有香草龙、寿字等饰纹。王玉生说,制作此笼前后花了三四年时间。

  宫廷式雀笼是当年富贵人家的玩物,其细节之考究无以穷尽,而王玉生在继承古代工艺的基础上,又将其精细向前延伸了一大步。就拿鸟雀的“生活用具”来说吧,他在一只全象牙高脚绣眼洗澡笼里,竟然雕出了谷物盆、水罐、蔬果签、沐浴缸等一应俱全的豪奢级“家俬”。在每一件足堪袖珍的“家俬”上,他又运用多种雕刻技艺,雕出了极尽细致的纹饰。为了给雀笼增色,他还用夫人的金手镯做笼钩,绿宝石戒面做笼体装饰。为防止笼腿开裂,他又用象牙、黄金做成套环,固定于笼腿底部。这等镶金嵌玉的“豪居”,真叫人“不慕神仙只羡鸟”了。

  看人先看相,赏笼先赏钩。王玉生制作的绣眼笼,笼钩以及覆在与笼顶连接处的笼牌均有文、武之分。文钩如玉鸟引颈、新竹拔节,线条洗练而流畅。武钩则以飞龙、剑鞘入形,抖擞而挺拔。笼牌文武以镌刻图案来区分,文牌通常刻才子佳人、山水风光,武牌则刻三国、水浒。他花费半年时间,自己开模制作的“曹操煮酒论英雄”武牌,现已成为其雀笼作品的标志。

  王玉生的雕刻技艺,巧夺天工。他最得意的作品——全象牙六角形蝈蝈笼,笼体、蝈蝈、菜叶、青虫,全部按真物1∶1比例雕琢而成。尤其是蝈蝈的须芒上,连倒刺都能清晰可见。“直径只有0.4毫米的须芒,是用放大镜照着,慢慢锉出来的。”谈到雕琢的艰辛,王玉生却是云淡风轻。

  一个魁伟男人何能心静至此?对于很多人的疑问,王玉生回答:“全在于后天的修炼。”他幼年时曾被送到扬州古运河东卧佛寺寄养,晨钟暮鼓浸润出了他有别于同龄人的安静性格。及至踏入雀笼制作这一行,为了进一步修炼静气,他居然用夫人的毛衣针,一针一线地给自己织了一身线衣。正是这些常人难以坚持的修炼,使他达到了安坐如磐、心静如水的超然境界。

  在王玉生的眼里,一只好雀笼不仅是工艺的结晶,更是文化的积累,“要有古韵和来历。”他可以连续数月不出门,而在家潜心制笼,有时连吃饭睡觉也需夫人一再提醒。

  三

  十多年前,王玉生的雀笼在国内就很有了名气。上海一位雀笼收藏家看了他的作品后,赞叹不已:“我收藏的雀笼加起来,都顶不上你的一只笼。”他应朋友之约制作的一只黄花梨绣眼笼,在国内拍卖会上拍出了120万元的价格,一只老红木高脚绣眼笼还被国家博物馆收藏。

  后来,很多人开出重金向王玉生求笼,但均被他婉拒了。他说,自己只是喜欢做笼,不图钱,看到一件件精美之作从自己手中问世,那种成就感比什么都开心。

  扬州雀笼传统制作技艺,被王玉生求索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。2016年1月,该项技艺被列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如何让它传承下去,成了很多人关心、王玉生也一直思考的问题。对于收过的个徒弟,他寄予厚望,希望他们早日超越自己。同时,他还期待更多懂机械加工技术、喜爱雀笼制作的年轻人,能够接续这根扬州工艺的精脉,使其更加茂盛与流芳。

  王玉生常说,自己是雀笼巷的儿子,雀笼巷是扬州雀笼的母亲。这些年,他一直关注着雀笼巷的变迁。2008年,此巷被改造时,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雀笼巷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,此后王玉生向有关部门呼吁留下扬州的这张名片。

  在众多热心人士的共同努力下,时隔八年之后,雀笼巷的名字终于回到了故地。